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Tick Tock!】入學前



  萊茵蹲在客廳邊角的小冰箱前,從冷凍櫃裡拿了支蘇打冰叼著,離開前還多拿了兩支往沙發走去。

  「給。」坐到多的空位上,她將蘇打冰塞到坐在自己兩旁的人手上,安靜地咬著冰。

  露露用空著的手接過冰,一手拿著資料正在看,而另一旁的查爾斯則翹著腳,正優閒的看著電視。

  「吸血鬼學院,去嗎?」

  少年似乎覺得有趣,放下腳伸手拿過資料,「很有趣不是嗎?反正短時間也沒事,那邊也讓我們休假,似乎是要訓練新人的樣子。」

  「一群不成材的小鬼,多訓練才好。」少女咬牙切齒的說,「上回母親帶他們去還差點被攻擊,幸好外援趕來才沒事。」

  「嗯哼。」查爾斯把資料放到萊茵面前晃了晃,「萊茵想去嗎?」


  萊茵舔掉最後一口冰,轉頭看了看露露又轉回看了看查爾斯,這才點點頭小聲地回答,「想去。」其實在聽到學校時她很感興趣,畢竟她從沒上過學,「查爾斯和露露,一起?」

  查爾斯滿意的笑,叼著冰揉了揉萊茵的短髮,「當然,總不能放妳一個人。」

  「那麼入學申請表我就去處理了。」露露站起身拍了拍萊茵的頭,抽回查爾斯手上的 料往書房走去。


  待露露離開了查爾斯才將女孩被自己弄亂的短髮整理好,他彎下身吻在女孩的唇上,平常這畫面被陸路看到可就不妙,「期待學校嗎?」他笑彎著眼問著。

  萊茵站起身回吻了回去,唇上還帶了點蘇打冰的甜味,「當然。」

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狐來庠序】偃師獻藝--機關偃術序論

摸摸頭



  犽鳳一身簡單的青綠衣衫來到了過去的學堂,意外的是這次授課的是先前機管偃甲的先生,「記得那位那回課上到一半就跑了……」

  這……沒問題嗎?

  抱著有些懷疑的心情入座,雖然如此,但是能見到過去的同學她其實很開心,雖然也很多人不在了。




  「……目的地就是藏書閣,有興趣歡迎來抽抽!」

  聽見偃師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原來早在方才已下了課,而現在似乎是在抽獎。

  「傳送符咒的話,挺方便的。」畢竟每回都是自己過去,說真的路途遙遠,久久未去傳送陣大概沒有效用了才是。

  走上前詢問才知道符咒早沒了,不過她也不意外,畢竟剛剛她整個人在恍神,機管偃甲一直都不是她擅長的東西。然而在她想著事的時候頭頂突然被輕拍了兩下,抬頭一看原來是偃師。

  「乖,給你安慰獎摸摸頭,能上去的方法很多,找個朋友一同去吧!」

  --居然被摸頭了。



  回到家,犽鳳拉著席克說了這回的課程,說到一半兩個小毛孩就蹭到她懷裡,她也就抱著兩個孩子繼續說。

  「所以要去一趟藏書閣,要一起去嗎?」抓著亂動的九鳳,犽鳳問了聲抱著席犽的席克,「要去元曦的話也不能放他們在家。」她指著兩個孩子。

  「那就帶上他們吧,到時也可以走一趟北肅,我想叔父他們也會想見見這兩個孩子。」

  聽見能出去兩個孩子興奮的湊在一起討論,犽鳳看著也就笑笑地隨他們,「順便去找榆鹿他們吧,很久沒見了。」

  「沒問題。」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妖夜綺談】舊識

狐來庠序 + 一點本家設定




  犽鳳一家來到帝都已經好幾年了,兩個孩子都上了小學,隕夏因為一些事回到中國順帶拉著雲翠回去,所以家裡剩下她、席克、他們的兩個孩子和秦綰。

  今天家裡只有她和席克,席克在前頭顧店而她在後頭處理前陣子剛拿到的礦石。

  『叩叩。』

  聽到工作室的門被敲的聲音,犽鳳從椅子站起應門,打開門一看除了席克後頭還站了一個人,一身黑的裝扮讓她有點疑問,「席克這位是…?」

   只見席克笑笑的說,「這可是你的老朋友呢,不過我很意外他居然能找到這兒,畢竟我們的屋子可是在小巷裡頭。」

   「老朋友?」他不記得他在日本有什麼老朋友,就算有也都…
  接著她就聽到一串笑聲,那聲音相當耳熟,耳熟到讓她忍不住想起當年在學堂的日子。


  「居然沒認出我來真讓我傷心,我們可當了好一段時間的同學呢。」男子拿下帽子,一頭黑髮和火紅鳳眼出現在她眼前。




  「好久不見了犽鳳。」男子笑著說。

  「黃泉兄…?」




  「好多年沒見了,怎麼跑來帝都?」拿起茶壺,犽鳳往黃泉面前的茶杯注滿熱茶,「怎麼,有找到伴了嗎?」

  即使過了這麼久兩人也像是與過去在學堂的日子般自然,畢竟她本身就比黃泉年長,有了夫以及撿回來的兩個孩子,那時候她就有了母親的影子在,現在生了兩個孩子更加有了那種韻味,自然有種年長的氛圍在。



  「就別調侃我了,不過是想到處旅行罷了,成家什麼的還早。」拿起茶杯,黃泉輕抿了口。

  「我兩個孩子都已經足歲了,這麼久也不見你有個心上人真可惜。」婦人笑著說。

  黃泉只是笑而不語,眼睛只是往犽鳳身後的拉門看著,「那麼是否可以請門後的兩個小朋友出來,偷聽可不怎麼禮貌。」


  這時門後冒出一棕一藍的小腦袋,兩個孩子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有些扭捏地往自己母親身邊走去,「叔叔好……」

  「都是好孩子呢。」黃泉笑著說,「我是你們母親以前的同學,可惜畢業後就沒什麼見面的機會。」

  「媽媽以前的同學!」兩個孩子睜大了對稱的異色雙瞳一臉欣喜,他們非常意外會遇見母親以前認識的人,他們知道地總是在他們身邊的家人,而母親也不怎麼提以前的事,「叔叔可以跟我們說說嗎?」

「可惜時間不早了呢。」黃泉有些歉然地看著兩個孩子,伸手拍了拍他們的頭,「畢竟知道你們在這,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兩個孩子聽完乖巧的點點頭。


  「我送你出去吧。」犽鳳站起身,牽起兩個孩子的手領著黃泉往店門走去。
書店早被席克關了起來因此沒有客人,四個人走到門外小聊了幾句,孩子們則不時插進幾句話。

  「有空就來店裡走走吧,我相信他們會很歡迎你。」

「當然。」

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妖夜綺談】櫻花樹



  她站在一棵立於山坡上頭櫻花樹前,閉著眼睛仔細感受來自周邊的氣息,花的香味、人的氣味、妖怪的氣息以及……血的腥味。

  「綰、該走了。」黑髮青年從櫻花樹後頭走出,他穿著一身十紋的制服,右手握著的劍上染上了層層血紅,轉眼間卻又消失。

  她睜開眼看著方才離自大半距離、現在卻在面前的櫻花樹說,「走吧。」轉身的瞬間女孩飄逸的黑髮沾染上零星的粉色櫻瓣。

  空氣中只留下一聲嘆息。




  「小君?」掀開門簾,犽鳳看見正在客廳喝茶的秦綰,桌子上頭還放了幾本符咒相關的書籍,「原來妳在這,幫我個忙好嗎?」提起一個用布巾包好的餐盒放到秦綰面前。

  「……要…給誰…」放下手上的書,秦綰從坐墊上坐起接過了餐盒。

  「是要給一陽的,因為他說今天會很忙所以請我他準備午餐。」犽鳳將寫好十紋的營區地址的紙條交到秦綰手上,叮囑著秦綰,「我待會得去趟市集,據說有麻煩的東西要處理所以才拜託妳幫我跑這一趟。」她苦笑地說,「我相信妳能把身上的妖氣收斂得很好,但是為保險起見。」她將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鍊子拿下來戴到秦綰頸子上。

  秦綰摸著因為被犽鳳帶過而顯得溫熱的項鍊好奇的看著,似乎在問這是什麼東西。

  「是抑制用的項鍊,雖然能力有點弱但是足夠妳待在外圍了,自己小心,嗯?」

  秦綰只是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換了身普通的和服便出門了。


  走了約半個時辰秦綰才找到了十紋的營區,四處都是厄除,但是裡頭不只有人類的味道,還有不少妖怪的氣味在裡頭,附近的結界也不會影響到她所以也不會被發現自己是妖怪的身分。

  走道似乎是門口的地方就看見一名和秦綰有相同髮色的青年倚著牆,她一靠近黑髮青年就迎來雙琥珀色的眼睛。

  「鳳姊叫妳送的嗎?」彎著雙眼,白一陽給秦綰一個溫和的微笑,從對話來看兩人似乎早已認識。

  「說有……麻煩的委託……」秦綰緩慢地說,說完就將便當盒塞到對方懷裡,「……任務?」她指著青年腰間的配劍,若是沒事他是不會將最寶貝的劍帶出來的。

  「聽說山坡的櫻花樹有異相需要有人去查看,要一起去嗎?」他問。

  只見秦綰安靜了一會才開口,「好。」




  「開得這麼茂盛呢,這棵櫻花樹。」白一陽抬起頭看著比四周還要巨大的櫻花樹,「還真特別。」

  秦綰只是安安靜靜的站著,突然的狂風襲來讓青年忍不住閉起雙眼,而她像是毫無影響的直盯著櫻花樹。

  『妳從何而來。』秦綰一開口聲音不似平時緩慢且軟濡,那是種清亮卻又飄渺的聲音。

  --像是唱歌,青年心想。

  『外來者啊--汝又從何而來。』從櫻樹傳回了相似的,但是更加哀傷的女聲,『吾已在這長眠百年,為何要來打擾。』

  『沒有打擾,』秦綰閉上雙眼說,『來為妳解決最後的宿願。』

  『汝要消除那糾纏吾已久的怨念?』原本哀傷的女聲變得更加清亮,似乎終於找到了能夠幫自己的人,『幫助吾身,吾已無法再壓制這越來越強大的怨念。』她哀痛地說。

  『我無法幫妳,但是,』像是怕被誤會般秦綰睜開雙眼說,『炎煌的子孫能夠幫助妳。』

  『那就--拜託了--』


  秦綰拉了拉似乎沉醉在兩人如歌唱般對話中白一陽,「樹根、石碑、解決。」脫口就是幾個簡單的詞彙。

  「啊,謝謝妳了,綰。」習慣了秦綰說話的方式,白一陽立刻往剛剛她所提出地方走。

  櫻花的樹根幾乎盤據的山頭,一個大大的石碑就立在那兒,上頭沒有顆寫上任何字僅有濃厚的血氣在上頭,「就是這裡了吧。」將腰間的劍抽出,劍身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用來除厄的符紋。

  將劍抽出來的那刻,石碑散發了比方才還要濃厚的血氣,白一陽趕緊又抽出幾張符咒壓在石碑上頭寫器材被免強壓下去,「盤踞在這的怨,消失、離開,使這片土地再次回歸為過去的淨土吧。」說完他就將劍直直地插入地面。

  一瞬間石碑傳出了相當可怕的尖叫與呻吟聲,瞬間血氣噴薄而出,讓有所準備的一陽也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過了近半盞茶的時間聲音跟氣味才消散在空氣之中。

  「啊啊--解決了。」他說。


  「結束了。」秦綰輕聲地說。




  『謝謝--』

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狐來庠序】乙未賀歲──新年賀歲



  「娘~今日要去那兒啊~」九鳳抬起手好讓自己娘親幫自己套上衣服,紅底滾金邊的漢衫出自她的榆鹿叔叔,上頭繡上了看著喜氣的圖騰則是出自蘇泇叔叔。

  「今天要去瑞康城辦年貨,往年不是都去慶安城嗎,今年換個地方走走。」幫女兒換好衣服後犽鳳拿起能將耳朵藏在裡頭的帽子給九鳳戴上。

  「其實是因為你們的榆鹿叔叔說要帶著蘇泇回老家過年。」說話的是席克,他牽著穿著和自己胞姊同款式漢衫的席犽來到房間。

  九鳳見著自己弟弟也換好衣服開心的拿著另一頂軟帽給他戴上,接著像是想到什麼將席犽翻來翻去的,然後又很興奮的抓著他的手,「我們化人後的髮色一樣,還穿了一樣的衣服別人一定認不出來我們誰是誰!」

  「!」聽到這番話的席犽也突然想到什麼繞著九鳳看啊看的,接著抓著自家姐姐的手用著亮晶晶的眼神看著她。

  席克在一旁無奈地看著兩個孩子,這兩個小崽子別看他們很乖很聽話,腦子裡多的是惡作劇的點子皮的很。

  「好了好了,再不出門天都要黑了喔!」抓起一大兩小,一家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往瑞康城去了。




  「要放鞭炮啦!」

  「來呦來呦!好吃的冰糖葫蘆!」

  「剛出爐的炸麻花捲—」

  四人從設在城外樹林的傳送陣走入城內,離年貨大家還有好一段距離就聽到鞭炮聲響起,以及大大小小的叫賣聲好不熱鬧。

  「爹!你看有好多吃的!」這是九鳳的聲音。

  「娘!有好多春聯和漂亮的窗花!」這是席犽的聲音。

  兩個孩子興奮地四處比劃著,而犽鳳和席克只能緊抓著他們的手以免被人潮沖散,抓緊孩子們的手他們先去糕餅舖子拿先前訂的糕餅,在店旁小攤子另外買了些牛軋糖、花生糖、瓜子等等的小零嘴。

  接著犽鳳和席克各自帶著孩子分開買東西去了,畢竟分開行動效率才會高可不是,犽鳳帶著席犽去買她很感興趣的書畫或是窗花,以及一定要買的春聯,另一邊的席克則是帶著九鳳買了一些魚和肉,還有一些裝著糖的小元寶。

  這時正在選春聯的犽鳳發現自己的裙襬被扯著,低頭一樣原來是席犽一臉垂涎的看著後頭的冰糖葫蘆攤子。

  「怎麼,想吃嗎?」從老闆手中接過春聯,犽鳳拍了拍自家兒子的頭問著,只見席犽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攤子才點點頭,見狀犽鳳笑笑地將幾個銅板塞到兒子手裡,「幫娘、爹爹和姊姊各買一隻吧,可別忘自己的,嗯?」

  席犽聽完開心的笑了,拿好錢就蹦蹦跳跳地跑到了攤販前要了四支冰糖葫蘆,「娘,走吧去找爹爹和姊姊。」

  能看到這個安靜的兒子活潑的一面犽鳳也樂得讓他自己跑去買。


  「爹~姊姊~」看到不遠處在喝茶的席克和九鳳,席犽拉著犽鳳加快了腳步過去,走近才發現他們正喝這熱呼呼的杏仁茶,桌上還放著用油紙墊著的麻花捲。

  「娘!席犽!快過來坐著休息!」從椅凳上跳了下來,九鳳拉著自己的弟弟坐到椅子上,兩人開始嘰嘰喳喳的聊著剛剛看到的東西。

  「辛苦了,來,喝點杏仁茶暖身。」席克跟老闆又討了兩碗杏仁茶,各自塞到犽鳳和席犽的手上。

  喝了口茶潤喉犽鳳提醒了正和自己姊姊聊得正歡的席犽,「小席是不是忘了剛剛買什麼東西要給我們啊~」

  「啊,」席犽一聽趕進從腳邊的紙袋裡拿出塞支包好的糖葫蘆,「給~」

  「哎呀,糖有點化了呢。」拿起糖葫蘆犽鳳因為手上的黏膩才發現糖化了,可能是剛剛人擠人的熱度讓糖稍微融化了,「還是很好吃的別介意,嗯?」

  原本小小沮喪的席犽聽見自己娘親這麼一講趕緊舔了口糖葫蘆,甜甜的味道讓他開心地瞇起了眼,「恩,好吃。」

  看見自己的弟弟心情似乎變好了九鳳拉拉對方的袖子在他耳邊悄聲說話,兩人互看後像是確認好了什麼點了點頭。

  「爹,娘,新年快樂!」

  犽鳳和席克還以為他們要說什麼,一聽忍不住笑了出來,兩人也笑著回應。

  「你們也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