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Tick Tock!】入學前



  萊茵蹲在客廳邊角的小冰箱前,從冷凍櫃裡拿了支蘇打冰叼著,離開前還多拿了兩支往沙發走去。

  「給。」坐到多的空位上,她將蘇打冰塞到坐在自己兩旁的人手上,安靜地咬著冰。

  露露用空著的手接過冰,一手拿著資料正在看,而另一旁的查爾斯則翹著腳,正優閒的看著電視。

  「吸血鬼學院,去嗎?」

  少年似乎覺得有趣,放下腳伸手拿過資料,「很有趣不是嗎?反正短時間也沒事,那邊也讓我們休假,似乎是要訓練新人的樣子。」

  「一群不成材的小鬼,多訓練才好。」少女咬牙切齒的說,「上回母親帶他們去還差點被攻擊,幸好外援趕來才沒事。」

  「嗯哼。」查爾斯把資料放到萊茵面前晃了晃,「萊茵想去嗎?」


  萊茵舔掉最後一口冰,轉頭看了看露露又轉回看了看查爾斯,這才點點頭小聲地回答,「想去。」其實在聽到學校時她很感興趣,畢竟她從沒上過學,「查爾斯和露露,一起?」

  查爾斯滿意的笑,叼著冰揉了揉萊茵的短髮,「當然,總不能放妳一個人。」

  「那麼入學申請表我就去處理了。」露露站起身拍了拍萊茵的頭,抽回查爾斯手上的 料往書房走去。


  待露露離開了查爾斯才將女孩被自己弄亂的短髮整理好,他彎下身吻在女孩的唇上,平常這畫面被陸路看到可就不妙,「期待學校嗎?」他笑彎著眼問著。

  萊茵站起身回吻了回去,唇上還帶了點蘇打冰的甜味,「當然。」

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狐來庠序】偃師獻藝--機關偃術序論

摸摸頭



  犽鳳一身簡單的青綠衣衫來到了過去的學堂,意外的是這次授課的是先前機管偃甲的先生,「記得那位那回課上到一半就跑了……」

  這……沒問題嗎?

  抱著有些懷疑的心情入座,雖然如此,但是能見到過去的同學她其實很開心,雖然也很多人不在了。




  「……目的地就是藏書閣,有興趣歡迎來抽抽!」

  聽見偃師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原來早在方才已下了課,而現在似乎是在抽獎。

  「傳送符咒的話,挺方便的。」畢竟每回都是自己過去,說真的路途遙遠,久久未去傳送陣大概沒有效用了才是。

  走上前詢問才知道符咒早沒了,不過她也不意外,畢竟剛剛她整個人在恍神,機管偃甲一直都不是她擅長的東西。然而在她想著事的時候頭頂突然被輕拍了兩下,抬頭一看原來是偃師。

  「乖,給你安慰獎摸摸頭,能上去的方法很多,找個朋友一同去吧!」

  --居然被摸頭了。



  回到家,犽鳳拉著席克說了這回的課程,說到一半兩個小毛孩就蹭到她懷裡,她也就抱著兩個孩子繼續說。

  「所以要去一趟藏書閣,要一起去嗎?」抓著亂動的九鳳,犽鳳問了聲抱著席犽的席克,「要去元曦的話也不能放他們在家。」她指著兩個孩子。

  「那就帶上他們吧,到時也可以走一趟北肅,我想叔父他們也會想見見這兩個孩子。」

  聽見能出去兩個孩子興奮的湊在一起討論,犽鳳看著也就笑笑地隨他們,「順便去找榆鹿他們吧,很久沒見了。」

  「沒問題。」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妖夜綺談】舊識

狐來庠序 + 一點本家設定




  犽鳳一家來到帝都已經好幾年了,兩個孩子都上了小學,隕夏因為一些事回到中國順帶拉著雲翠回去,所以家裡剩下她、席克、他們的兩個孩子和秦綰。

  今天家裡只有她和席克,席克在前頭顧店而她在後頭處理前陣子剛拿到的礦石。

  『叩叩。』

  聽到工作室的門被敲的聲音,犽鳳從椅子站起應門,打開門一看除了席克後頭還站了一個人,一身黑的裝扮讓她有點疑問,「席克這位是…?」

   只見席克笑笑的說,「這可是你的老朋友呢,不過我很意外他居然能找到這兒,畢竟我們的屋子可是在小巷裡頭。」

   「老朋友?」他不記得他在日本有什麼老朋友,就算有也都…
  接著她就聽到一串笑聲,那聲音相當耳熟,耳熟到讓她忍不住想起當年在學堂的日子。


  「居然沒認出我來真讓我傷心,我們可當了好一段時間的同學呢。」男子拿下帽子,一頭黑髮和火紅鳳眼出現在她眼前。




  「好久不見了犽鳳。」男子笑著說。

  「黃泉兄…?」




  「好多年沒見了,怎麼跑來帝都?」拿起茶壺,犽鳳往黃泉面前的茶杯注滿熱茶,「怎麼,有找到伴了嗎?」

  即使過了這麼久兩人也像是與過去在學堂的日子般自然,畢竟她本身就比黃泉年長,有了夫以及撿回來的兩個孩子,那時候她就有了母親的影子在,現在生了兩個孩子更加有了那種韻味,自然有種年長的氛圍在。



  「就別調侃我了,不過是想到處旅行罷了,成家什麼的還早。」拿起茶杯,黃泉輕抿了口。

  「我兩個孩子都已經足歲了,這麼久也不見你有個心上人真可惜。」婦人笑著說。

  黃泉只是笑而不語,眼睛只是往犽鳳身後的拉門看著,「那麼是否可以請門後的兩個小朋友出來,偷聽可不怎麼禮貌。」


  這時門後冒出一棕一藍的小腦袋,兩個孩子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有些扭捏地往自己母親身邊走去,「叔叔好……」

  「都是好孩子呢。」黃泉笑著說,「我是你們母親以前的同學,可惜畢業後就沒什麼見面的機會。」

  「媽媽以前的同學!」兩個孩子睜大了對稱的異色雙瞳一臉欣喜,他們非常意外會遇見母親以前認識的人,他們知道地總是在他們身邊的家人,而母親也不怎麼提以前的事,「叔叔可以跟我們說說嗎?」

「可惜時間不早了呢。」黃泉有些歉然地看著兩個孩子,伸手拍了拍他們的頭,「畢竟知道你們在這,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兩個孩子聽完乖巧的點點頭。


  「我送你出去吧。」犽鳳站起身,牽起兩個孩子的手領著黃泉往店門走去。
書店早被席克關了起來因此沒有客人,四個人走到門外小聊了幾句,孩子們則不時插進幾句話。

  「有空就來店裡走走吧,我相信他們會很歡迎你。」

「當然。」